文章 POST


●    Wild Party Underground on Artificial Island, Shot by Guo Yiming  🆕
●    The Poster History of United Lakes  🆕
●    Posters from SeventyMaos  🆕
●    23 Best Albums of 2023
●    MENSLIES Long Archive 22-23
●    Yu Su Interview
●    zus
●    Jialin Yan
●    Guangzhou Illustrator DADA
●    boihugo 
●    Skater&Room
●    MENSLIES 20-21
●    A Brief Introduction to Trans
●    Record Stores in Tokyo
●    Queer Nightlife as Aesthetic Emancipation Shanghai & Beijing
●    What’s This Music Genre Hyperpop? 
●    How Architecture Transforms the Clubbing Experience
●   
Still Life by Little Box

混音 MIX


May Impressions by Sanyo 🆕 
Contemporary Vietnamese Music Mix by ephemeral objects 🆕
SeventyMaos 🆕
New Australian Music Exchange Selected by Frantic Items
COLA REN
Flower Boy
Latin Dreams by 10000 
G0vernmentsLie
MoKeLun (Mixtape)
D A N D I
Sonicare
Squidge
Mollygum
Huizit 
Chiyokoo
Self-introduction by Run! Rabbit Run!
100th Shy People Mix by knopha
Shy People 3rd Anniversary w Juan Plus One 
10000 @ OIL 
Sounds of 2022
Pigtail 6/7 
TASHI DELÄK 
zuho
Night Swimmer on NTS 
Freedompage
Yikii 
Otherworldly Summer 
DJ EBP 

Sounds of 2021
Sounds of 2020 by Aunty Chen Sounds of 2020 by DJ 10000

活动 EVENT


Shy People Showcase @ Zhao Dai on Leave 05.31 2024 🆕
Yu Su & Knopha 
Halloween Eve for Shy People @ ByeByeDisco 10.27
Travelling Without Moving
Shy People Label Night @ Heim 09.29
Shy People w/ KID FRESINO
Ciel
Chūn Yóu Festival
害羞的人 3rd Anniversary Party
Girl Rave




厂牌 LABEL


Xia Ye by Night Swimmer
Versus RUI HO & Ciel 





目录 CATALOG


abC Shanghai 2023
5 New Publications 2022 
Publication Catalog
5 New Publications 05.2022 
John Cage Mushroom
Junglist






关于 ABOUT


●    文化平台 / 音乐厂牌 / 线上商店 “害羞的人” 在高速发展的当下中国,热衷探索文化与生活方式的可能性,并致力于其体验场景的建构。

●    Born out of a passion for exploration, Shy People is a cultural platform, music label and webshop that creates experiences designed to demonstrate the limitless possibilities of culture & lifestyle in China.

●  「シャイ・ピープル」は,急成長する中国における現代生活の多様性を探索し,その体験シーンの構築に力を注ぐ芸術文化プラットフォームと音楽レーベルです。


链接 LINK


shypeoplecn(at)gmail.com
𓇽 Say Hi 𓇽 Artist Booking 𓇽 Drop Demo 𓇽 Business Shit


Instagram


Bandcamp



公众号
小红书
Shy_People
Shy_People




 
☻ Founded by 10000
in Beijing, China 2019
 
Mark







对跨儿友好的普及 — 性别与性别认同


A Brief Introduction to Trans


02.01 2021
文章撰写:ding 🏳️‍⚧️🌈 ,2020年7月发表于豆瓣
插画:乔一敏,“虚妄的花 / Weird Daily Flower” 数码绘画系列
SOPHIE 肖像:Torbjørn Rødland,已获摄影艺术家本人授权
致谢:Aphra 对原文草稿细致的反馈;XZX 对 Shy People 的专业协助







我们的性别是构成「我们是谁」很重要的一部分。也许,你已经知道生理性别、社会性别与性别认同是不一样的。更进一步地了解这些概念可以帮助你更好地理解自己与理解别人。





出生时的指定性别


当你呱呱坠地时,医生或护士会兴奋地告诉你的家人,「是个女孩儿!」或者「是个男孩儿!」。医生或护士的这句宣告往往是通过观察你出生时的外生殖器作出的。有时候,医生或护士也会参考你的性染色体等。医生或护士的这句宣告指定了你出生时的性别 (sex assigned at birth)。

你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会被当作你的「性别」登记到你的出生证明与身份证件上,由此变成你的法律性别标记 (legal sex marker)。

因为你出生时的性别是由你的医生或护士指定的,你可能会感觉它与你的生理性别、社会性别或性别认同不相符,不能正确地表达「你自己是谁」。这是都是完全正常和没有问题的。许多人会选择保持自己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也有许多人会选择改变它,这些都是你可以作出的选择。我们会在后文中更详细地解释。







生理性别


在确定你出生时的性别时,医生或护士通常会假定具有阴蒂、阴唇等外生殖器的人,一定也是性染色体组成是 XX、主要分泌以雌二醇为主的雌激素的人;而具有阴茎、睾丸等外生殖器的人,一定也是性染色体组成为 XY、主要分泌以睾丸酮为主的雄激素的人。

于是,在大多数时候,你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要么是女性、要么是男性,这样二元且固定的。而你的生理性别 (sex) 常常就被等同于你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并且也被认为是非男即女,这样二元且固定的。

可即便是生理的世界,也比二元更为丰富多彩。例如,一些人的性染色体组成会是 X、XXX、XXY、XYY、XXXX、XXXY、XXYY、XYYY…;一些人会因为对雄激素不敏感,而在性染色体组成为 XY 的情况下表现为女性;一些人会因为 5-α 还原酶有缺陷或肾上腺皮质增生而具有不明确的外生殖器;等等。这些都是处于男女二元之外的生理性别 ,是比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远远更为多样的。

这种性器官、性染色体与性激素情况的不一致,通常在临床上会被诊断为性发育异常,但更为尊重的做法是称呼 TA 们为间性别 (intersex)。间性别的人往往会受到手术干预,要么被人为塑造为生理女性,要么被人为塑造为生理男性。

对间性别者的手术干预有时是出于健康原因,可更多时候则是出于社会压力。后者越来越强烈地遭受科学家、医学工作者、伦理学家等的批评。这是因为,这样的手术经常是在婴儿身上实施的,可婴儿根本还不能理解手术对自己将来的巨大影响,更别提自主地作出决定。并且,这样的手术不能保证婴儿长大后的性别认同不会与其经过手术制造的生理性别相冲突。最后,这样的手术通常都是为了让间性别的性器官看起来「正常」,而科学家却不断告诉我们这种「男女二元是正常」的假设才是不符合生物学事实的。

随着医生与家长对间性别的理解越来越深,也有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让间性别的小孩长大成年以后,根据自己的性别认同,自主地选择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







社会性别


你在出生时是女孩儿还是男孩儿这件事,对你的家人来说是个重大问题。比如说,它关系到怎么装饰你的房间,给你买什么样的衣服、玩具和用品,还有如何与你沟通交流。这些问题都与你的性器官、性染色体与性激素等属于完全不同的范畴。

你的性器官、性染色体与性激素属于你的生理性别。你实际的或被默认的生理性别把你归为了某个社会群体的一员,让你的家人对你有了相应的期待,你也因此被要求遵守相应的社会规范。这些是你的生理性别所相对应的社会含义。你的社会性别 (gender) 是你具有生理性别的身体,经过多种社会规范、社会期待、社会习俗、社会制度、社会结构、社会意识形态等的复杂交互与诠释而被制造出来的。你的社会性别是一种人为的建构,并不是由你的生理所决定的。没有人是生来就是某个社会性别的人。每个人都是经由这样对生理性别的复杂诠释变成某个社会性别的人的。

很遗憾地,不同社会性别的人在现在的社会中是不平等的。相比起别的社会性别的人,男性拥有更高的社会地位和更多的社会权力。男性往往更多地从事着经理、医生、飞行员等工资与社会地位较秘书、护士、空乘等更高的工作。男性更多地在领导岗位上担任正职。在同样的公司从事着同样的工作,男性往往享受着更高的工资。在结束一天工作回家后,男性可以躺在沙发上当大爷,让同样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伴侣负担起家务。在为家庭提供经济贡献大致相等的情况下,男性在家庭事务中仍享有更大的决定权。相比起别的社会性别,男性远更不容易遭受性骚扰与性侵害。

从这种意义上说,社会性别代表着一套等级制度。男性处于这套等级制度上层,处于支配地位;而别的社会性别的人则处于等级制度的下层,处于从属地位。这种等级差异并不是由于才能、品行、心理等个人因素而形成的,起作用的仅仅是一个人的社会性别身份。例如,一位男性才能出色,是理所当然的。他的性别甚至不会成为关注点,就因为且仅仅因为他是位男性。而一位女性才能出色,则是令人意外的(「居然是个女的做的」),或是令人遗憾的(「可惜是个女的」)。她的性别会很容易成为关注的焦点,就因为且仅仅因为她是位女性。

这套男性处于支配地位、别的社会性别处于受支配地位的等级制度叫作「父权制」(patriarchy)。在父权制下,顺性别与跨性别女性、跨性别男性、间性别、非二元性别、酷儿性别等社会性别的人,都遭受着系统性的经济、社会与政治地位和权力的不平等,面对着偏见、歧视、恐惧、仇恨、剥削、欺凌、骚扰、侵害、绑架以至谋杀的威胁。父权制这种对非顺性别男性的压迫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应该努力用实际行动去终结它。







性别认同


粗略地说,性别认同 (gender identity) 是你对自己具有生理性别的身体与自己的社会性别的主观体验。我们对自己性别的体验,影响着我们对自己性别的表达——我们怎样穿着、打扮、说话、行动,我们怎样同家人、恋人、朋友、同事、陌生人相处,我们怎样看待自己的个性、能力、爱好,以至我们怎样理解这个世界和参与到这个世界中去。

你的性别体验可能很美妙,可能很难受,也可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一些人会认同自己的社会性别、生理性别或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TA 们可以被称呼为「顺性别」(cisgender)。

一些人则会对自己的社会性别、生理性别或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感到不舒服——TA 们在经历着「性别不安」(gender dysphoria)。性别不安在以前叫作「性别认同障碍」,但因为把对性别感到的不舒服划归为一种障碍或疾病并不站得住脚,世界上的主流医学与精神健康组织都已经摒弃了「性别认同障碍」的说法。

性别不安可能发生在小时候:你可能很想要出去打篮球,可是家人告诉你那是男孩子的运动,于是不准你去;你可能很喜欢很想要一条漂亮的裙子,可是家人告诉你只有女孩子才穿裙子,于是不给你买。性别不安也可能发在青春期:你可能会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化与你自己想要变成的样子并不一样,你可能会发现自己想要做的事和想要成为的人与别人对你的期待并不相符。性别不安还可能发生在成年以后:你可能一直认同自己的社会性别、生理性别或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却突然感觉到一种不舒服。所有这些都是完全正常和没有问题的。

一些人因为自己的性别认同与自己的社会性别、生理性别或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不一样,而常会称呼自己为「跨性别」(transgender)。性别不安是跨性别的非充分与非必要条件。有的跨性别的人不会感到性别不安,也有的会感到性别不安的人不认为自己是跨性别。

如今,某些精神疾病分类与诊断标准仍然保留着「性别不安」这一诊断,只是保留它很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让有需要的人能够更便利地获得医疗资源。2018 年 6 月,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相关诊断从《国际疾病分类》(ICD-11) 的精神疾病分类中移除,这标志着跨性别进一步的去病化与去污名化。

一些跨性别的人会选择向家人或朋友出柜;一些跨性别的人会请别人用符合自己性别认同的名字和代词称呼自己;一些跨性别的人会以自己认同的那个性别的方式穿着、打扮、说话、行动与生活;一些跨性别的人会选择接受性激素和手术干预,以使自己的身体与自己的性别认同相符。这些都是完全正常和没有问题的「过渡」(transition)。每个跨性别的人选择过渡的方式都不一样,也有的人不会选择过渡,这些都是值得尊重的决定。

未成年跨性别者的过渡,尤其是涉及到性激素与手术干预的过渡则是一个两难的伦理问题:一方面,未成年人往往被视为不够成熟,未必适合做重大的人生决定;另一方面,青春期第二性征发育阶段本身就是性别不安的高发期,如不进行干预可能会严重影响未成年人这一时期的日常生活。这一矛盾目前可通过使用青春期阻断剂 (puberty blocker) 来可逆地延缓第二性征发育,从而为是否进行进一步过渡留下更多考虑的时间。为此,我们不必再妖魔化未成年跨性别者在获得专业医疗支持下进行的过渡。遗憾的是,目前在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未成年跨性别者都还难以得到有效的医疗支持与关注。

在考虑过渡时,与对跨性别友好和有经验的心理医生交流往往会非常有帮助。在考虑接受性激素或手术干预时,也应该寻找对跨性别友好和有经验的医院和医生。不寻求专业医疗建议而自行服用性激素或自行手术是非常危险的。







Passing


在日常生活中,跨性别的人会用特定的方式表现得像顺性别的人一样。比如,跨性别女性可能会像符合社会性别规范的顺性别女性一样穿着、打扮,遵循她们的行为举止、社会习俗等,做到能顺利进入并使用女卫生间也不会被人「看穿」,如此来让旁人相信她的社会性别、生理性别或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也和顺性别女性一样。这常常被称作「passing」。

值得注意的是,passing 绝非是对别人的欺骗或是伪装,而是跨性别的人对自我性别认同的表达。并且,在一个恐惧、歧视跨性别的社会里,passing 也能起到保护跨性别者人身安全的作用。

当然,passing 也有着自己的伦理顾虑。它加固着二元的性别表达和性别刻板印象。它也常常误使人以为「让自己与顺性别看不出区别」是跨性别者的过渡目标——潜台词是,只有顺性别才是「真正的」那个性别。另外,有的人的身体更容易 pass 成顺性别,而对 passing 的追崇很容易会给跨性别的人,尤其是身体不那么容易能 pass 成顺性别的人,造成巨大的焦虑和压力。相应地,也有很多跨性别者对自己的跨性别身份感到骄傲,不想要 pass 成顺性别。

总而言之,跨性别的人是否选择更多地 pass 成顺性别往往取决于非常不同的原因,TA 们的选择和 TA 们的性别认同一样值得所有人尊重。







男女二元之外的性别认同与社会性别


你对自己的性别认同可能既不是女性,也不是男性,这也是完全没有问题和值得去拥抱的。

一些人的性别认同是可以变化的、能够流动的、非一成不变的,TA 们常会称呼自己为「性别流动」(genderfluid)。一些人没有性别认同,TA 们常会称呼自己为「无性别」(agender)。一些人有两个或多个性别认同,TA 们常会称呼自己为「双性别」(bigender) 或「泛性别」(pangender)。

不同人的性别体验都是不同的,这些词语往往也都很难准确表达一个人对自己性别认同的理解。一些人会用别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性别认同,还有一些人会简单称呼自己为「非二元性别」(nonbinary) 或「性别酷儿」(genderqueer)。很多自我认同是非二元性别或性别酷儿的人会认为自己是跨性别,也有人不会。这些都是完全可以理解和没有问题的。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非「西方」的社会传统中本身就长期存在着二元性别之外的性别认同与社会性别,比如北美原住居民中的「two spirit」、南亚文化中的「hijra」等等,都揭示着远远比二元更为丰富的性别认同与社会性别。

我们应该尊重每个人的性别认同,使用 TA 感到适合的名字、代词称呼 TA,用 TA 感到适合的词语来描述 TA 的性别认同。







跨性别出柜


在跨性别者中,一些人会选择隐藏自己的性别认同,一些人会选择把自己的性别认同告诉特定的人,也有一些人会选择非常公开地表达自己的性别认同。后两种都是「出柜」(coming out)。

相比起同性恋、双性恋等的出柜,跨性别的出柜有自己独特的难处。一方面而言,虽然越来越多的人能够理解同性恋与双性恋,但社会对跨性别却还有很多的误会、不理解甚至偏见与歧视。另一方面而言,过渡尤其是涉及到性激素与手术干预的过渡会让隐藏自己的跨性别身份变得非常不容易。此外,是否要告诉过渡之后认识的朋友自己的性别历史,也往往是需要斟酌的决定。

出柜通常意味着对自己性别认同的接纳,是一件非常、非常勇敢的事。但同时,出柜也往往是很痛苦、焦虑、可怕的,在家人不支持等情况下甚至可能造成人身危险。没有准备好出柜是非常正常和没有问题的,没有必要感到羞愧,也没有必要因为自己没有出柜而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正的」跨性别。只有你自己能决定要不要出柜、什么时候出柜、向什么人出柜,不要让任何人替你做这样的决定。


  • 出柜是一段过程。出柜的第一步往往是对自己出柜,接着才是考虑要不要对自己极信任的家人或朋友出柜。此后再决定是否要和同事或同学,甚至是在更公开的范围内出柜。
  • 出柜不是一次性的。相反,每当遇见一位新朋友、新同事/同学等时,你都可以自主决定是否要、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向 TA 出柜。
  • 出柜要保证自身安全。在人身安全可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千万不要出柜。即使是向深爱的家长出柜,也要认真考虑清楚,TA 们是否有可能会断绝你的生活费,是否有可能会把你囚禁在家,是否有可能迫使你否定自己的性别认同甚至让你被迫接受性别扭转「治疗」,等等。
  • 出柜要留有 B 计划。在出柜前要计划清楚,要是事情失控自己可以怎样脱身、怎样确保人身安全、有哪些信任的人可以帮助自己、有哪些当地的 LGBTQ+ 组织可以提供庇护等。
  • 出柜要做好心理准备。对方有可能做出会伤害到你的反应,你可能会失去一位挚友甚至家人;但也无需在事前就推定所有人都会这样反应,你的朋友、同事、同学或家人也可能会为出乎你意料地支持你,并因为你对 TA 们的信任而充满感激。


决定要不要出柜、向什么人出柜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若有人向你出柜,请知道这其中饱含着 TA 对你信任;而为了不辜负这份信任,请不要在没有取得 TA 同意的情况下,把 TA 的性别认同告诉别人。

即使你只是偶然知道了一个人的性别认同,也一定不要在没有取得 TA 同意的情况下,把 TA 的性别认同告诉别人。替人出柜不仅是对其隐私与自主性的不尊重,还可能将其置于人身危险之中





R.I.P. our Trans heroine SOPHIE (1986-2021) 💜









本文参考、改编或使用了下述文献:

Claire Ainsworth. 2018. "Sex Redefined: The Idea of 2 Sexes Is Overly Simplistic," Scientific American.

Talia Mae Bettcher. 2009. “Trans Identities and First-Person Authority.” In “You’ve Changed’’: Sex Reassignment and Personal Identit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Heather Corinna. 2019. "Genderpalooza! A Sex & Gender Primer," Scarleteen.

Human Rights Campaign, 2014, Transgender Visibility Guide: A Guide to Being You.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