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Cage — 一位先锋音乐家对蘑菇的告白
The Love for Mushroom by John Cage


01.03 2021 文章转自假杂志公众号




        在过去的半年里,随着人们断断续续地被迫隔离在他们家中,我们对空间的概念以及多种形式的寻食的概念,已经从一种曲折的审美转变为一种越来越理想化的生存模式。这种转变是如此明显,以至于在8月底,作家 Sydney Gore 在《纽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 “为什么蘑菇占据了我的社交媒体、药柜和衣柜?"的文章。在她的文章中,Gore 追溯了蘑菇在流行文化中频繁出现的原因,特别是在艺术、时尚和健康产业中。

Sydney Gore 并不是第一个强调蘑菇与资本主义关系的作家。2015年,人类学家 Anna Lowenhaupt Tsing 出版了她的著作《世界尽头的蘑菇——关于资本主义废墟中的生命的可能性》,她调查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蘑菇——松茸这一物种是如何成为在资本主义世界中,剥削自然的无尽矛盾的象征。她质疑道:当世界各地数百万英亩的森林被烧毁,数十万人死于我们因破坏生物多样性而引发的大流行病时,事实上,当这一切结束后,我们还能剩下什么?当我们的地球因殖民化和财富囤积而遭到系统性破坏时,留给我们的只是焦土和更多的分裂,我们到底还能剩下什么?


1971年,Cage 在法国格勒诺布尔寻找蘑菇。📸 James Klosty


John Cage(1912~1992),是一位美国先锋派古典音乐作曲家,虽然他是一个具有争议的人物,但仍被大家认为是在他那个年代中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同时他也是一位对蘑菇饶有兴趣的研究者。2020年由 Atelier Éditions 出版的摄影书《 John Cage: A Mycological Foray, Variations on Mushrooms 》,再一次引发了人们对 John Cage 的关注。

Cage 对蘑菇的兴趣在美国经济大萧条期间变得更加浓厚,当他转而寻找自己的食物时,他很快就意识到,这对于实质性地维持自己的能量是微不足道的。但从那时起,他的痴迷还在继续。

Cage 在纽约上州寻找食物的时候,他为曼哈顿的一些餐馆供给蘑菇以赚取外快,真菌仍然是他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在学习了解真菌学的过程中,你需要仔细的去辨认、理解(这也是 Cage 在摄入一株特别有毒的菌株而差点丧命之后才学会的)。这是一种流动的状态,它同时提醒你,你与大地融为一体,同时又漂浮在大地之上。正如 Cage 所解释的那样,“你对蘑菇了解得越多,你就越不确定如何识别它。因为每一个蘑菇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 John Cage: A Mycological Foray 》这本书由两本看似相同的书组成,第一本是对 Cage 和蘑菇的摄影和文学探索,而第二本则是艺术家《蘑菇书》的复制品,这本作品集最初于1972年与插画家 Lois Long 和植物学家 Alexander H. Smith 合作出版。




每一本书的封面都是饱和的大地绿色,整个页面、设计和外壳的色调都是对其主要背景的视觉暗示。封面的字体是对六七十年代迷幻设计潮流的致敬,这些设计潮流至今渗透着我们对魔幻蘑菇的集体想象。此外,文中还有对木版画的奇特点缀,这让我们想起了蘑菇在童话和幻想中的作用。所有这些视觉线索汇集在一起,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微妙的体验。

在第一本书中,有三种图像叙事贯穿其中:Cage 怡然自得,静心觅食或进行其他与蘑菇有关的活动的照片;Cage 为自己收集的霉菌学照片;以及 Cage 的一些相关史料照片。所有的这三个叙事都被巧妙地放置在一起,因此每条线索都有机地促成了一首有凝聚力的十四行诗。




还有就是文字部分。Kingston Trinder( Atelier Éditions 创办人之一)以其俏皮而富有层次感的文章著称,在 Atelier Éditions 的其他出版物中也能看到他的身影。而 Pascale Georgiev( Atelier Éditions 创办人之一)则专注于 Cage 的文本,从日记、信件、笔记和出版作品中收集片段——只要是提到蘑菇的地方。结果是以章节的形式讲述了 Cage 一生与真菌学的关系和教学过程,并掺杂了大量直接引用的原始资料。读完这段文字,可以感觉到就像 Cage 的实验音乐的流动性一样,一个隐喻性的、诗意的点睛之笔,将他们的主人公现有的叙事联系在一起,而不俗气地用它来砸我们的脑袋。 




作为本书的一个附加作品,出版社还联系了许多艺术家,包括 Jason Fulford、Ester Vonplon、Phyllis Ma 和 Thomas Sauvin,请他们提交与蘑菇相关的作品,作为明信片背面的视觉效果,展示食谱和 Cage 的更多文字。为了这次广泛的合作,Pascale 和 Kingston 还联系了一位气味学家,他研发了一种香味,让明信片闻起来就像蘑菇一样。



Cage 和 Lois Long 于1972年在纽约霍兰德工场监督《蘑菇书》的印刷。📸 James Klosty


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当下,我们应该深刻地认识到,我们与地球的关系,是如此的深切且复杂。正如这本书所提醒我们的一样,从我们的地球到蘑菇,也许这就是我们人类最终可能留下的全部,我们应该尽早地开始了解它们。

 
Cage 收集的照片。摄影师不详,由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克鲁斯分校 John Cage 真菌学馆藏提供。